丝瓜app缓存文件夹

   滴水成冰的冬季,曼陀罗山庄被皑皑白雪覆盖。

   清晨,一道纤细的身影慌慌张张地从被冰雪素裹的栅栏里挤钻出来,凌乱的黑发下面是一双充满了惊慌的水眸,零下十五度的极寒低温天气并没有能够阻拦她逃命的脚步。

   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,光裸着一双纤细的长腿,细滑的嫩腿被树枝划出一道道鲜红的伤痕,左边的小脚上胡乱地穿着宽大的男式皮拖鞋,右脚被风雪冻得通红,好几次摔倒又马上爬起来,顾不得满身的雪屑连滚带爬,手脚并用地逃亡着。

   上半身胡乱地裹了一件昂贵的貂皮披风,暴露在外面的手臂被冻得透红……脚下被树枝绊倒,整个人滚在雪地里,披风掩盖之下,隐隐看到一朵色彩鲜艳的曼陀花绽放在她的肌肤之上,那是象征着地狱与死亡的花朵。

   此时,她已经感觉不到寒意和疼痛,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,那就是逃,逃离这恶梦般的人间地狱,逃离那恶魔的掌心。

   为了能够从这里逃出来,她费尽心思谋划了好久,吃尽了苦头,这是几乎博命才得来一次机会。

   远远的,马路上有一辆巡逻的警车朝这个方向开过来,她疯狂地呼喊,“救命,救命啊!!!”

   警车溅起一阵雪沫,很快停了下来。

   她拖着受伤的腿,拼命地滚爬过来,“救我,求你们了,我被人囚禁了,我被人下药,我被人虐待,带我离开这里……”

   她操着半生不熟的英语,语无伦次地解释着,整个人好像游走在面临崩溃的边缘。

   两名警察顺着她身后的足迹看过去,一座白色的庞大古堡在风雪之中傲然而立,彰显着奢华与至尊。这里的住户每个都是世界顶级的富豪。

   “女士,请出示您的证件!”警察公式化的问道。

   蘆葦叢中粉嫩清純美女個人寫真攝影

   “没有,我是被人……被人绑架来的,我什么也没有,无论如何,你们就当我是偷渡者,骗子,杀人犯。只要带我离开这里,去哪儿都行。”夏言馨语无伦次。

   警察犹豫了一会,“好吧!女士,请先上车,我们带你警局!”

   夏言馨抖抖索索地爬上车,车内的暖气温暖了她冻僵的四肢,她紧紧地抱成一团,随着警车的前进,那狰狞如怪兽般的阴冷古堡也在车窗后面渐渐远去,她这才感觉到自己的魂魄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……激动欣喜的泪花涌出眼眶,一个月有如地狱般的恶梦终于结束了。

   突然,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从后面加速超车,一个横向冲过来,霸气狂拽地横在了路中央,挡住了警车的去路,警察来不及刹车,车头直接撞了上去。剧烈的碰撞之后停了下来……

  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黑色的劳斯莱斯里面走出来,黑色的意大利手工西装紧裹着他狂野伟岸的身形,轮廓深邃的俊脸上,一双幽暗深沉的黑眸闪烁着地狱般的光芒。在他身后,上百名黑衣的精壮保镖,训练有数地将警车包围得水泄不通,袖子底下黑色的枪口隐隐可见。

   是他,龙煜天,他这么快就追上来了,她明明已经将刀子刺进了他的心脏,为什么他还活着,不,不要,她再也不要回去了!

   “警官,她是我的爱妻,很抱歉她给你们造成了麻烦,我现在要将她接回去了!”他邪恶地扬起嘴角,大手稳稳地控制住了车门。

   “不,不,不是这样的,我不是他的妻子,我不认识他。”夏言馨吓坏了,手紧紧地拉着车门,不让他打开。

   “这位女士刚才说她是被人绑架了!而且她还涉嫌偷渡,我们有必要将她带回警局,例行调查,请您配和我的工作。”警察态度明显谦卑。

   “抱歉,我妻子她脑子有些不太正常,经常会胡言乱语,哦,这是她的绿卡,身份证……以及精神科医生的诊断。”他邪恶地低笑,动作潇洒地将一叠“证件”抛给警察。

   “对不起,打扰了!这位女士,请跟您的丈夫回家吧!”警察确认之后打开了车门,请夏言馨下车。

   “不,我不是他的妻子,我认识他才几天,我怎么会嫁给这个变/态,那些证件都是伪造的……我是恐怖份子,我贩毒,我还,我还偷了东西,求你们抓我吧,不要让我跟他走……”

   夏言馨快要疯了,她从来没有想到龙煜天会这么腹黑毒辣……

   警察摇着头,一脸同情地看着她,表示无力。

   一只大手用力地拉开了车门,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,直接将她拖了出来……

   “嘭”她被他毫不客气地扔进了劳斯莱斯里,关上车门之后,刚才还充满了邪笑的精致俊脸瞬间阴寒下来,一双黑眸血色弥漫,大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下巴,邪恶地低声道。

   “宝贝,你无处可逃!即便是死,我也会把你从地狱里拉出来,陪我一起堕落沉沦!”

   !!

頭像
Article By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