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lw官网最新版下载安装

   再者,他谈逸南也无需管这些人的事情。

   可偏偏,谈逸南从这些人谈论的内容中找到了关于顾念兮的内容。

   有时候,你爱着一个人的时候,往往总是会不自觉的去收集关于这个人的消息。就算别人只是无意间的提起他的名字,你也会在第一时间注意到。

   而谈逸南,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。当听到他们谈论着的人是顾念兮的时候,他的眼眸在一瞬间便微眯了起来。

   “明朗集团雇你们这些人来上班,就是为了让你们在这里窃窃私语谈论别人的私事?”

   突然间,男人清冷的声音在这个电梯里响起。

   片刻,整个电梯也被一股低气压所包围。

   “副总,我们刚刚只不过是在……”

   有人,试图想要开口,想要辩解些什么。

   可谈逸南却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,当即便开口道:“解释就是掩饰,你以为你们这些人的业绩我没有看到么?过会就去财务部结算这个月的工资,然后从明天开始,请你们另谋高就。”

   “不要,副总。”

   “我以后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   炎熱的夏天私房

   “副总,求求你,别这样!”

   在谈逸南的声音响起之后,电梯里也响起了这几个女人求饶的声音。

   可偏偏,男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,直接宣布:“我们明朗集团可不是慈善机构,像你们这样的人渣,也有资格留在这里?这话别让我说第二遍,不然你们连别的公司也别想呆。”

   谈逸南的话交到的很是清楚,若是在不听劝的话,那就休怪他和其他公司的领导打声招呼,到时候这几个人连普普通通的小公司也是应征不了的。

   谈家的势力在这个城市的影响有多大,谁都清楚。

   他谈逸南,也绝对有这个能力,让他们这些人走投无路。

   所以,在听到谈逸南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牒之后,这些人纷纷识相的闭上嘴。

   索性的是,这个时候电梯门也打开了。刚刚那些被谈逸南说了一通的人儿们,也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大步离开这个电梯。

   而顾念兮撞见的,就是这样一幕。

   刚刚那几个谈论着她顾念兮的人,在看到顾念兮的时候连头都不敢抬一下,便匆匆离开了。

   现在,这个电梯里也只剩下她顾念兮和谈逸南,以及他谈逸南身边的助理了。

   “念兮,今天身体好了么?怎么不多休息几天?”以他谈逸南看来,顾念兮的脸色还是有些过分的苍白,应该在家里再多调养一下。

   反正,明朗集团是他们家的,顾念兮想要休息多久,他就会给多久的假期。若是顾念兮喜欢,他连经营权都可以双手奉上。

   “已经好了很多了,谈副总!”顾念兮只是礼貌性的点了一下头。

   不过她的称呼,谈逸南倒是听出来了,顾念兮在提醒着他这个电梯里还有其他的人在。

   “没事,这是我的助理。你是谈家儿媳妇的事情,他也知道的!”谈逸南笑道。

   “那就好了。”

   “对了念兮,我听说你最近负责远程集团的那个案子,我那边有许多关于远程集团的资料,如果你需要的话,我过会就让小刘给你送过去。还有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,尽管开口。”

   “好的,小叔!谢谢你!”

   顾念兮的小脸依旧是浅浅的弧度,看不虚实。

   但他开口的称呼,却让谈逸南的助理有些错愕。

  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半年前这顾念兮到这明朗集团来找谈逸南的时候,他们好像还是情人关系……

   怎么这么一段时间不见,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关系?

   小叔?

   也就是说,这顾念兮嫁给的人,是他谈逸南的哥哥,那个高大的谈参谋长?

   虽然这助理一直知道,顾念兮现在是谈家的人,只是一时半会儿还弄不清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。不过现在听来,他倒是清楚了。

   只是他不明白,这顾念兮到底怎么会嫁给了谈参谋长?

   难道,是因为被谈逸南抛弃之后,伤心欲绝随便找了一个男人就嫁了?

   可以顾念兮现在对谈逸南冷淡,还有谈逸南如此的殷勤,以及他眼眸里的贪恋,一切却又证明不是他所想的这样简单。

   越想下去,助理发现自己陷进了一个死胡同。

   然而,他们的对话又在继续。

   “我们是一家人,说什么谢谢呢!”

   看谈逸南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的那抹讨好的表情,若不是知道顾念兮嫁给的人是谈参谋长的话,没准会将两人看成是一对。而他们所说的话,只不过是情人间的耳鬓厮磨。

   只是谈逸南说完这话之后,顾念兮又没有了回应。

   一瞬间,这个电梯内的氛围变得有些尴尬。

   助理也在思量着,该找怎样的话题,来缓解他们两人之间的尴尬氛围。

   可想了许久,他依旧没能想出点什么东西,适合这分了手,成了叔嫂关系的两人。

   好在就在这个时候,电梯门“叮”的一声开了。

   而顾念兮也在这个时候大步走了出去。

   “那小叔,我先下去了!”

   “嗯,那你去忙吧!”

   谈逸南其实还想说些什么,只是电梯却也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声响,将两个人阻挡在电梯门的两端……

   看着门口消失的声音,谈逸南嘴角处的苦涩一点一点的蔓延……

   “你放下了,我还是放不下,怎么办?”这干哑的不像是他谈逸南的声音在这个电梯内响起。

頭像
Article By :